调查分析报告!新冠肺炎疫情对会计师事务所年

发布时间: 2020-07-13 09:16 文章来源:香港新澳门app

  

  从2020年1月开始我国突然爆发了新冠肺炎疫情(以下简称“疫情”),全国有30个省份宣布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最高级别响应),实行了最严格的防控措施,包括停工、停业、停课;对人员流动进行控制;实施交通卫生检疫等。疫情的发生对我国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对于注册会计师行业来说,疫情发生的时间正是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事务所”)年报审计期间,事务所的工作原本就时间紧任务重,各地针对疫情的防控措施使得注册会计师的年报审计工作受到了很多的限制。本次疫情对事务所以及年报审计工作会产生了哪些影响?事务所做了哪些应对?这些应对是否能够解决问题?还有哪些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需要哪些政策支持?这些问题被监管层、事务所和学术界广泛关注。

  为此,中央财经大学与中国会计报联合开展关于疫情对事务所及其审计行为影响的调查研究,一方面希望了解在当前疫情下各事务所的复工以及审计工作进展情况,了解疫情对年报审计工作的影;另一方面,亦希望通过本次研究给监管层的政策制定提供直接经验证据支持。我们还注意到,突发疫情不仅给事务所带来重大影响,同时也是对事务所进行了一次压力测试,不同类别的事务所受到疫情影响的程度有明显差异。本调查也针对各类型事务所受到影响差异的原因进行了分析,基于此,我们对事务所加强管理提高风险应对能力也提出了建议。

  本次调研由中央财经大学与中国会计报联合开展,采用问卷调查的方式进行。在问卷设计阶段,团队成员对多位来自于各类事务所的合伙人、高级审计经理进行了深度访谈,并在问卷设计过程中多次征求访谈对象的专业意见,对问卷进行多次修改,力图保证问卷设计的合理性。本次调查问卷于2020年2月23日和24日两天通过腾讯问卷软件推送并回收问卷,共收到来自除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省之外32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的问卷3097份,剔除空白问卷和填写不完整的问卷,有效问卷2881份。受访者中,男性1264人,女性1617人;低于30岁的受访者占比43.18%,30-39岁的受访者占45.19%;从业年限在5年以内的样本最多,占比为42.59%,在10-19年间的占比为22.15,从业5-9年和20年以上的大约都在17%;受访者处于湖北省的有687人,占全样本的23.85%,来自广东、河南、浙江、湖南、安徽、江西、北京和上海等受疫情影响严重的省市的受访者1613人,占全样本的55.95%,样本涵盖了湖北疫区以及疫情比较严重的省份;在国际四大事务所(以下简称“国际四大所”)工作的受访者386人,占全样本的13.40%,来自国内前十大事务所(以下简称“国内前十所”)的受访者897人,占全样本的31.13%,来自国内不含前十大所的百强所(以下简称“国内百强所”)的受访者495人,占全样本的17.18%,来自上述事务所之外的事务所(以下简称“国内其他所”)的受访者其他1103人,受访者覆盖了国内各类事务所。

  本调查首先了解了疫情对事务所的复工情况的影响,包括现场复工情况和线上复工情况,以及复工情况对审计工作的影响。

  事务所的现场复工的总体情况见图1。总体来讲,疫情对事务所当前的现场复工情况影响非常大,只有24.93%的受访者认为事务所或所在部门的复工率超过了50%,有63.55%的受访者认为事务所或部门的现场复工率低于30%。不同类型事务所的现场复工情况见图2,从事务所的类型来看,事务所的现场复工率与事务所的实力呈现出正相关关系:国际四大的现场复工率最高,有40%的国际四大受访者认为他们的现场复工率超过了50%(国内前十所该数据为28.1%,国内百强所该数据为22.63%),30%的受访者认为其现场复工率超过了80%(国内前十所该数据为17.84%,国内百强所该数据11.92%);而国内其他所只有18.21%的受访者认为其具有超过50%的现场复工率。

  图3显示了不同区域的事务所现场复工的情况。作为本次疫情的重灾区,湖北省的现场复工率很低,其他省份事务所的现场复工情况尽管好于湖北,但是处于较低水平。

  我们进一步分析了各事务所不能现场复工的原因,结果见图4所示。32.28%的受访者所在事务所采用了线上复工的方式,其他无法现场复工的原因则包括由于各种限制事务所人员无法现场复工(占比28.85%)、客户没有复工(21.37%)以及事务所在湖北政府强制不能复工(15.48%)。

  图4的结果表明不少事务所都是通过线上方式开展审计工作,我们进一步研究事务所的线上复工情况。首先,我们关注不同的事务所线上复工的差异性,结果见图5。国际四大事务所的线上复工比例最高,而国内其他事务所的线上复工比例最低。结合前面数据,可以看出无论现场复工还是线上复工情况,国际四大所均远好于国内所,国内前十所好于百强所,国内百强所好于国内其他所。

  我们同时也询问了各个事务所线上复工所采用的工作平台,结果见图6。从图6中可以看出,事务所实力越强越倾向于使用事务所内部平台,国际四大所更多的是应用其事务所内部平台(占比46.64%),同时外企中Skype这种即时通信软件也在国际四大所得到了广泛应用。国内所中,除了事务所内部平台,企业微信成为线上复工最主要的平台。以事务所是否有适合员工使用的自有信息化平台作为事务所信息化程度的标志,可以看出事务所的信息化程度有明显的差距,国际四大和国内前十所使用自有平台的比例比较接近,国内百强所和前两者的差距较大,国内其他所与国内百强所也有较大的差距。

  由于远程审计技术发展并不充分,线上办公不一定够很好完成审计工作,我们对采取线上审计方式和现场审计方式相比带来的困难进行了调查,结果见图7。按照受访者回复的数量排序,线上审计的困难之处有:审计资料难以获取(77.33%)、一些重要的审计程序不能执行(74.42%)、沟通不畅(61.82%)、进度不能保证(56.23%)、客户难以配合(44.91%)以及其他(3.16%)。上述困难的存在,加上事务所现场复工比例低,势必导致审计工作进度比原计划滞后。

  我们进一步调研了本次疫情对于事务所的整体影响。图8和图9是本次疫情对事务所总体影响以及分地区的影响情况。从总体来说,影响最大的前六项分别是审计质量降低、年报无法及时披露的风险、审计风险提高、事务所收入降低、项目审计工作量增加以及员工收入降低。特别引起我们注意的是,湖北地区的受访者将员工收入降低排在首位,而其他地区的受访者排在前四项重要的影响后果中均不包含此项。我们进一步分析了本次疫情对不同类型事务所的影响,结果见图10。

  国内前十所和国内百强所的特征基本一致,都认为影响最大的方面是年报无法按时披露带来的监管风险,都认为疫情会导致事务所审计质量监督效率和效果降低;国际四大所则认为疫情对事务所审计质量监督效率和效果降低的影响最大,三者都认为疫情会带来审计风险提高,但是国际四大所受访者选此选项的比例明显低于国内前十所和国内百强所,显然国际四大所所事务所内部的风险管控能力更有自信。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大家都认为疫情会使年报无法按时披露带来的监管风险增加,会使事务所审计质量监督效率和效果降低,但是国际四大所、国内前十所及国内百强所在此两个选项上的比例明显拉开了差距。这组数据表明国内前十所及国内百强所与国际四大所在事务所内部的整体管理水平和项目管理水平有一定的距离。

  项目审计工作量增加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疫情发生后,期后事项的审计、客户持续经营能力的审计等都会给审计人员带来额外的工作量,四大所的人员对这一点更为敏感。

  事务所规模越小,审计客户流失、员工流动性增大、员工收入降低的风险越大。疫情会对中小企业的影响大于对大企业的影响,另外疫情也可能带来客户流动,国内其他所担忧因此会导致事务所收入下降;相应地,国内其他所也较多地担心员工流动性增大、员工收入降低等风险。

  接下来我们调查分析了本次疫情对事务所审计行为的影响,包括三个方面,分别是:项目审计计划是否调整、项目审计工作进度以及项目审计报告出具时间。

  本次突发疫情给事务所带来重大影响,我们询问了受访者所在事务所或部门是否调整了其原先已经制定的审计计划,总体和分地区的影响结果见图11和图12。从图11中可以发现,审计人员调整了审计计划的占比高达67.75%,说明事务所在积极应对疫情带来的影响,也说明审计计划的调整是审计人员应对疫情比较普遍的手段。然而,从图12分地区的数据来看,重灾区湖北地区的审计计划调整比例为61.72%,低于湖北以外地区的69%,我们推测这是由于湖北地区受疫情的影响审计计划调整的空间偏小所致。

  进一步的,我们研究了不同类型的事务所的审计计划调整的影响,具体见图13。图13的结果表明有63.21%的国际四大项目的审计计划做了调整,这个数据显著低于国内前十大和国内百强事务所,然而,除上述三类事务所以外的事务所的其他事务所该比例为61.65%,区域型小事务所可能由于业务区域范围主要在本地,因此受疫情的影响相对较小。数据显示疫情对国内所和年报任务重的事务所影响较大。

  图13表明,在每类事务所中,合伙人对审计计划调整回答为是的比例都多于项目经理层次。项目经理层次高于普通审计人员层次。

  我们询问了疫情是否导致审计项目进度滞后,结果如图14所示。80.22%的受访者认为受疫情影响项目进度存在滞后,19.78%的受访者认为疫情没有影响项目的进度。为了了解影响审计项目进度滞后的因素,我们做了进一步分析,着重分析了客户所属行业、客户及其重要分部所在地区、客户信息化程度、是否是新客户等几个因素对审计项目进度滞后的影响。

  客户所在行业对审计项目进度滞后的影响见图15。从图15中可以看出,几乎所有的行业(按照证监会的行业分类划分)都会因疫情的影响致使审计项目进度滞后(61.59%-86.95%)。理论上讲当被审计单位信息化程度高,远程审计可以部分替代现场审计(如互联网相关行业、金融行业、餐饮、零售、酒店等存在海量交易数据的被审计单位,可以提供完整的交易业务系统数据,比较适合远程审计)审计项目进度滞后的情况应该好于其他不适合远程审计的项目。数据显示,金融业及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这两个行业审计项目进度滞后的比例最低,符合我们的预期,排在其后的是住宿和餐饮业,采矿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信息技术服务业;受疫情影响审计项目进度滞后最为严重的行业依次为:综合,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房地产业,制造业。总的来说,在突发疫情下,行业特性会对到审计项目进度有影响,我们认为越是资产较重的行业,越是信息化程度地的行业,其线上审计越不能替代现场审计,审计项目进度越受影响。

  我们分析了审计人员所在区域对审计项目进度滞后的影响,结果如图16所示,湖北地区的审计人员项目进度滞后的比例高达93.30%,而位于疫情较为严重、管控比较严格区域的审计人员项目进度滞后的比例达到75.95%,位于其他区域审计人员项目进度滞后的比例为76.59%。

  我们进一步分析了客户及其重要分部是否在湖北地区对审计工作进度滞后的影响,结果见图17。从图17中我们可以看到客户及其重要分部在湖北地区的项目,审计工作进度有滞后的比例是93.29%,远远高于客户在非湖北地区的76.02%。这个符合我们的预期,但是非湖北地区审计项目进度滞后的情况也非常严重。

  不同类型事务所对审计工作进度的影响见图18。从中可以看出,国际四大的审计进度滞后比例为51.55%,在所有类型事务所中比例最低。结果显示事务所实力越强则其工作进度的滞后比例越低。

  如果客户的信息化程度较高,事务所可以更好的执行远程审计工作,对审计项目进度的影响会比较小。因此我们又进一步分析了客户信息化程度对审计工作进度的影响,结果见图19。从图19可以看出,客户信息化程度与审计项目进度滞后比例负相关关系很明显,即客户信息化程度越高,则审计项目进度的滞后比例越低。

  客户的信息化程度的分布情况也引起我们的关注,图20显示,我国事务所审计客户的信息化程度位于中等水平的占40.82%,低于中等水平(含差和较差两类)的占比为14.13%,高于中等水平(含较好和好两类)的占比到44.91%,客户信息化水平很高的占比为14.30%。

  我们进一步分析了不同类型事务所客户的信息化水平的差异,结果见图21。图20表明实力强的事务所其客户的信息化水平也相对较高。国际四大所信息化程度较高(受访者回复4和5)的客户的比例最高,达到了60.36%,远高于平均数44.91%;并且随着事务所实力的降低,该比例逐渐降低,国内其他所该比例仅为40.16%。

  理论上,新客户由于审计人员对客户的了解程度低和前期积累资料少,会影响到审计项目的工作量,一般来说新审计项目会比持续审计项目的工作量大,我们分析了是否新客户对审计项目进度滞后情况的影响。结果显示新客户下审计项目进度滞后的比例高于对老客户持续审计项目进度滞后的比例,但是两者的差距并不大,说明是否新客户不是影响审计项目进度滞后的主要因素。

  我们询问了审计项目进度滞后的具体原因,按照受访者回复的频次,我们从高到低列出了相应结果,如图22所示。从图中可以看出,受访者普遍认为受疫情影响,部分审计工作难以线上完成、客户没有复工、银行不开/快递无法送达、无法异地出差和事务所人员没有复工是导致审计项目进度滞后的主要原因,只有极少的受访者(4.65%)认为审计人员对项目规划不足影响了审计进度。

  本部分主要分析本次疫情对审计报告出具时间的影响。本部分仅针对审计工作进度有滞后的项目进行询问,样本数量2331个,以下基于这部分样本数据进行分析。首先,我们分析本次疫情背景下审计项目出具报告的日期比原计划大约会晚多久,结果见图23、图24和图25。总的来说,超过42%的受访者认为审计报告会比原计划延期四周以上。进一步的,审计人员位于湖北区域的有73.32%认为比原计划延期四周以上,位于疫情较为严重区域的这一比例是30.61%,位于疫情较轻区域的这一比例为28.64%;客户及其重要分部位于湖北地区的有超过68.45%的受访者认为审计报告会比原计划晚四周以上,而非湖北地区的该比例仅为31.66%。

  对不同类型事务所审计报告延期时间的分析结果见图26。从图26可以看出,国际四大所只有10%认为需要延期四周以上,且随着事务所实力的减弱,审计报告需要延期的时间越长,国内其他所有超过54%的认为审计报告要延期到四周以上。

  客户的信息化程度对审计报告延期时间的影响情况见图27。从图27中可以看出,在信息化水平最低的一组中,延期四周以上的比例最高,为58.88%,在信息化程度较高(得分为4)的一组延期四周以上的比例最低,为34.14%,其余几组延期四周以上的比例都在44%左右,没有显著差异。

  我们进一步询问了各审计项目是否能在4月30日前出具审计报告,数据见图28和图29。数据显示,总体来看,接近46.78%的受访者认为能够在4月30日前出具审计报告。客户及其重要分部在湖北地区的项目,仅有30.63%的受访者认为能够在4月30日前出具报告,在非湖北地区该比例是53.14%。

  我们按照审计人员所在区域进行分组分析,分析结果如图29所示。湖北地区的审计人员有52.10%认为审计报告无法在4月30日前出具,20.59%的审计人员对审计报告是否能够赶上4月30日表示不确定;位于疫情影响严重地区的审计人员中有近四成的比例认为不能赶在4月30日前出具审计报告,但是同区域超过一半的审计人员认为可以赶上4月30日出报告;对于疫情影响较轻的区域,能够赶在4月30日前出报告的比例进一步提升到62.92%,确定不能赶在4月30日前出报告的比例降至27.64%。

  不同类型的事务所在4月30日前出具审计报告是否有差异,结果见图31。国际四大所在4月30日前能出具审计报告的比例高达66.33%,远高于其他事务所。

  我们又分析了客户信息化程度对4月30日前出具审计报告的影响,结果见图32。我们发现随着客户信息化水平的提高,在4月30日前出具审计报告的比例越高。具体来说,客户信息化程度处于偏高水平的(较高和高)审计项目中超过一半认为可以在4月30日之前出报告,意味着这些项目预期可以通过后期的努力挽回损失;而客户处于信息化程度偏高水平(低和较低)的审计项目中均超过半数认为不能在4月30日之前出报告,意味着审计人员面对信息化程度低的客户很难有空间改变疫情带来的影响。

  我们继续分析了不同类型事务所对于疫情延续时间对审计报告出具时间影响的差异,结果见图33。结果表明,国际四大所、国内前十所和国内百强所中受访者比例最大的部分集中在疫情再延续两周(问卷填写与2月23日和24日)则无法在4月30日前出具年报的选项上。

  既然疫情对审计报告的出具有重大影响,那么事务所和审计人员是否希望今年年报披露截止日能延期到4月30日以后,延期多久合适呢?图35、36、37、38反映了相关信息。图36和37的数据表明,无论客户及其重要分部位于湖北地区还是非湖北地区的受访者中都有超过80%的人员希望年报披露能够延期到4月30日以后,同时超过60%的受访者希望延迟20天以上,约40%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延迟30天以上比较合适。按照审计人员所在地划分,位于湖北地区的审计人员中50.08%以上希望年报截止日延期30天以上,其余地区审计人员中有30-40%的人员希望年报截止日延期30天以上。

  不同类型的事务所对年报披露截止日是否延期的分析见图40和图41。希望年报披露截止时间延后的人员比例数与事务所的实力成反向变化关系;总体来说,事务所的实力越差,希望延期的时间越长。

  不同客户信息化程度对审计项目是否延期的结果见图42和图43。数据显示,客户不同信息化程度并不影响审计人员对延迟披露截止日期的希望,但是影响对延迟披露截止日的希望程度,同时希望延迟的时间长度与客户信息化程度成反方向关系,即客户信息化程度越好,希望年报截止日期延长时间越短,反之则越长。

  延迟披露对于上市公司和资本市场是很重大的事件,如果不延迟,对审计质量是否会产生重大影响?图44和图45反映了该信息。有43.88%的受访者认为不延迟披露日期对审计质量影响很大,而另外47.86%认为疫情对审计质量有一定影响,但成都不大。但是对于客户及其重要分布位于湖北地区的受访者来说,一半以上的人认为如果不延迟披露时间,疫情对审计质量会有较大影响。

  前面的调查结果反映审计人员面临着疫情带来的工作方式的转变和工作进度的压力,这对审计人员的工作情绪是否会产生影响呢?我们对此进行了调查分析,结果见图46和图47。从图46可以看出,65.21%的被访者表示了焦虑或者严重焦虑。

  在回收的有效问卷中,有570份回答疫情并没有影响项目进度,占全部有效问卷的比例为19.78%,这些项目在年审关键时刻遇到突发疫情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既定的节奏,无疑是值得研究的。

  图48数据显示,审计项目进度没有滞后的主要原因按照回复频次的高低排序为:客户信息化程度高,可以远程审计(占回复频数的32.94% );疫情爆发前已经完成了全部外勤工作(23.22%);期中审计执行了大部分审计程序(18.84%);原来工作时间安排留有余地(12.68%)。而回答为事务所内部重新调配了人员和其他的比例均为6.16%,在其他选项中,受访者填写的内容主要为加班。

  图49的统计数据显示,32.81%的未滞后项目来自国际四大,30.88%的未滞后项目来自国内前十所,国内百强所的未滞后项目明显偏少,不及国内其他所。

  在分析项目进度未滞后的原因时,审计人员认为客户信息化程度高是疫情没有影响项目进度的主要原因,我们接着分析了未滞后项目的信息化分布情况,见图50。数据显示,92.46%的进度未滞后项目集中在信息化程度在中等及中等以上的客户中,反映客户会计信息程度的高低确实是影响审计项目进度非常重要的因素。

  值得令人关注的是,进度未滞后的项目的客户及其重要分部绝大部分位于疫区湖北地区之外,其中有8个项目来自湖北地区。在被问及为何审计项目进度没有受到影响时,受访者回复的主要原因集中在两个选项上,一是疫情爆发前已经完成了全部外勤工作,二是客户信息化程度高,可以远程审计。

  疫情期间监管部门政策的有效性见图52。62.93%的认为部分能解决,28.64%认为基本不能解决,只有8.43%认为能解决。数据说明疫情期间监管层的政策上有改进空间。

  我们同样调研了疫情后事务所需要改进的方面,按照重要性程度排序,结果见图53。其中,信息化建设和危机管理机制被认为是最重要的需要改进的方面,其余包括优化团队管理机制、优化日常审计机制、强化审计人员职业能力和优化客户选择和管理机制等。

  我们进一步分析了疫情对不同类型事务所未来改进的情况,结果见图54。大部分选项上不同事务所的选择比例基本差不多,只有在优化客户选择和管理机制和强化审计人员职业能力两个选项上有一定差异。在优化客户选择和管理机制上,国际四大所选择的比例高于其他事务所;在强化审计人员职业能力选项上,国际四大所选择的比例低于其他事务所。

  通过对疫情影响会计师事务所年报审计工作的调查,我们得出以下调查结论,并根据调查结果针对证券市场监管部门、事务所行业协会和事务所层面分别提出政策建议。

  事务所现场复工比例低,大部分采用了线上复工的方式开展工作,不能完全满足审计工作的需要。尽管事务所做了积极应对,但是因必要审计证据不能获取、必要审计程序无法执行等原因,审计项目进度比计划完成时间普遍滞后,超过半数受访者认为审计项目进度滞后了四周及以上。

  由于项目进度严重滞后,只有46.78%的受访者明确表示能在4月30日前完成必要的审计程序并出具审计报告,而审计对象的客户及其重要分部在湖北地区的项目能够在年报披露截止日前完成的比例为30.63%,湖北事务所负责的审计项目能在年报披露截止日前完成的比例仅为27.30%。

  85.34%的受访者希望年报披露能够延期到4月30日以后,同时超过60%的受访者希望延期20天以上,约40%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延期30天以上比较合适。审计对象的客户及其重要分部在湖北地区的项目希望延期的比例为87.45%,湖北事务所负责的审计项目希望延期的比例为91.89%。并且希望年报披露截止日延期的受访者中有91.74%的认为如果不延期,对项目审计质量会有较大负面影响。

  项目进度滞后程度受到会计事务所类型、审计人员所在地区疫情严重程度、审计客户及其重要分部所在地区是否在湖北地区、客户信息化程度、客户所属行业等因素的影响。总体来看,国内事务所、审计人员位于疫情严重地区、审计对象总部或重要分部在湖北、审计对象会计信息化程度低的审计项目受疫情影响导致项目进度滞后的情况更为严重。

  上交所和深交所均已发布政策允许上市公司申请年报披露日延期,中注协也多次发布年报审计工作的指引。但超过60%的受访者认为证监会、中注协等监管部门已发布的应对政策部分能解决其所面临的问题,28.64%的受访者认为基本不能解决,只有8.43%的受访者认为能解决。数据说明疫情期间监管部门发布的政策有改进空间。

  调查显示,众多的上市公司及事务所无法在《证券法》规定的时间里完成审计并报送年度报告进行信息披露。数据如下:仅有46.78%的受访者认为能够在4月30日前出具审计报告。客户及其重要分部在湖北地区的项目,仅有30.63%的受访者认为能够在4月30日前出具报告,在非湖北地区该比例是53.14%。无论客户及其重要分部位于湖北地区还是非湖北地区的受访者中都有超过80%的人员希望年报披露能够延期到4月30日以后,同时超过60%的受访者希望延迟20天以上,约40%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延迟30天以上比较合适。按照审计人员所在地划分,位于湖北地区的审计人员中50.08%以上希望年报截止日延期30天以上,其余地区审计人员中有30-40%的人员希望年报截止日延期30天以上。我们认为,本次新冠病毒疫情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为了保证年报中审计报告质量,建议中国证监会及交易所作出以下应对:

  1.在明确各上市公司及事务所应积极争取克服困难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审计与年度报告的信息披露工作的前提下,对于确因疫情影响无法在年报披露截止日完成审计报告的上市公司及事务所,允许放开对应上市公司年度报告必须在4月30日前披露的时间限制,延长时间建议为1个月。

  2.出现上述情况的上市公司与事务所应向交易所提交信息披露延期专项申请,并要求其对申请延期的原因进行说明。延期申请应说明延期是否源于疫情对审计工作的影响,交易所应关注因审计进度影响的申请延期理由的合理性。本调查显示合理的理由包括但不限于:审计人员位于湖北地区、客户及其重要分部在湖北地区、客户信息化程度较差、客户所属行业、事务所实力、审计程序的执行和审计证据的获得受到疫情影响;

  1.中注协对2019年年报审计质量进行检查,评估审计报告的意见类型的分布,评估审计质量是否受到影响,特别应关注目前审计进度相对滞后项目的审计质量;并且进一步评估疫情对事务所及行业带来的影响,作出应对;

  2.调查显示,信息化能够提高事务所的审计效率,并且提高事务所应对风险的能力,中注协作为行业管理部门,疫情过后应大力推动事务所的信息化建设;

  3.调查显示,大量的事务所采用线上审计的方式开展审计工作,线上审计与线下审计有较大的不同,中注协应以指引的方式对线上审计进行指导,指导审计人员规避审计风险,确保审计质量;

  4.调查显示,线上审计不只是当前应对疫情的重要手段,也是未来审计发展的方向,建议中注协在疫情过后组织和实务界和学术界专家,对线上审计开展研究。

  疫情既是灾难,也是对事务所的一次压力测试,事务所应在年报期过后对自身的问题进行反思,并加以改进。调查数据显示的改进方向有:

  在事务所管理层面,向优秀事务所学习,提高事务所的实力是核心。事务所内部的信息化建设和危机管理机制是首当其冲应该重视的方面;其次在对客户进行甄别和评估的时候应重视对客户信息化程度的评估,同时事务所以专家的身份提示治理层和管理层对信息化的重视;加强事务所内部的沟通,保证团队之间的信息交流畅通等。

  在项目管理层面,事务所应该关注:优化团队管理机制,加强项目间人员调配能力;优化日常审计机制,将更多的审计工作分散到期中审计,而不是集中在期末;给审计项目时间安排留出余地,以便应对各种风险事项;提高审计人员职业能力,掌握信息化环境下远程审计的能力,等等。

  (调研团队主要成员包括:中央财经大学袁淳、赵雪媛、孙健、岳彦芳、李晓、肖土盛、耿春晓、陈广、盛誉;中国会计报社陈清华、李京、高鹤、于。)



版权所有:四川香港新澳门app工程起重机有限责任公司       

网站地图